网站导航

质量品牌

新闻中心
数字化转型知识方法系列之十二:业务创新转型
来源:article
发布时间:2021-01-16 点击:1038

图片

一、业务创新转型的四个子视角

根据价值主张新要求,基于打造的新型能力(体系)、形成的系统性解决方案和构建的治理体系,业务创新转型视角形成支持最终价值获取的业务新模式和新业态,包括业务数字化、业务集成融合、业务模式创新和数字业务培育四个子视角。

业务数字化。是指单个部门或单一环节相关业务的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发展,以实现数据驱动的业务运行和资源配置方式变革。典型业务数字化主要包括:一是产品/服务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包括提升产品或服务的状态感知、交互连接、智能决策与优化等。二是研发设计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包括数字化建模与仿真优化,以及智能化研发管理等。三是生产管控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包括生产/服务现场生产活动的数字化、智能化管控,以及生产资源精准配置和动态调整优化等。四是运营管理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包括基于数字化模型的管理活动精准管控、动态优化和智能辅助决策等。五是市场服务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包括以用户为中心的服务全过程动态管控,以及服务资源按需供给和动态优化配置等。

业务集成融合。是指跨部门、跨业务环节、跨层级的业务集成运作和协同优化。按照纵向管控、价值链、产品生命周期等维度,业务集成融合主要包括:一是经营管理与生产作业现场管控集成。包括经营管理和生产/作业现场间数据互联互通、精准管控和协同联动等。二是供应链/产业链集成。包括采购、生产、销售、物流等供应链/产业链环节数据互联互通、业务协同优化和智能辅助决策等。三是产品生命周期集成。包括需求定义、产品研制、交易/交付、服务、循环利用/终止处理等产品生命周期管理环节基于数据驱动的协同优化和动态管控等。

业务模式创新。是指基于新型能力模块化封装和在线化部署等,推动关键业务模式创新变革,构建打通组织内外部的价值网络,与利益相关方共同形成新的价值模式。

【T/AIITRE 10001—2020《数字化转型 参考架构》标准原文中,业务创新转型,包含通则、业务数字化、业务集成融合、业务模式创新、数字业务培育等内容,本部分节选“5.6.3业务模式创新”部分】

业务模式创新是指基于新型能力模块化封装和在线化部署等,推动关键业务模式创新变革,构建打通组织内外部的价值网络,与利益相关方共同形成新的价值模式。典型业务模式创新包括但不限于:

a)智能化生产,包括生产过程的智能运营优化,以及与生态合作伙伴间基于平台的智能驱动的生产能力协同等;

b)网络化协同,包括基于关键业务在线化运行的平台技术网络和合作关系网络,实现相关方之间关键业务和资源的在线协同和动态优化等;

c)服务化延伸,包括基于数据集成共享和数据资产化运营,沿产品生命周期、供应链/产业链等提供增值、跨界、全场景的延伸服务等;

d)个性化定制,包括基于产品的模块化、数字化和智能化,利用互联网平台等快速精准满足用户动态变化的个性化需求等。

数字业务培育。是指通过数字资源、数字知识和数字能力的输出,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基于数据资产化运营形成服务于用户及利益相关方的新业态。数字业务主要包括:一是数字资源服务。包括对外提供数据查询、统计分析、数据处理、数据交易等服务。二是数字知识服务。包括基于知识数字化、数字孪生、智能化建模等,对外提供知识图谱、工具方法、知识模型等服务。三是数字能力服务。包括开展主要业务相关的数字能力打造,并推动能力的模块化、数字化和平台化,对外提供研发设计、仿真验证、生产、供应链管理等数字能力服务。

图片
二、业务创新转型过程联动方法

随着新一代信息技术不断演进及其应用的不断深化,组织应构建基于新型能力赋能的业务创新转型体系,以培育发展数字业务为引领,螺旋式推动业务数字化、业务集成融合和业务模式创新,建立持续推进业务升级和创新转型迭代优化循环的过程联动方法,如图1所示。

图1 业务创新转型过程联动方法包含的主要过程    

业务数字化。在数字化转型初期,组织应以提升单项应用水平为重点,依托支持单一职能优化的单元级能力,在研发、生产、经营、服务等业务环节部署应用工具级数字化设备设施和技术系统,开展业务单元(部门)内业务数据获取、开发和利用,持续完善职能驱动型的管理模式,提升单项业务数字化水平,以获取基于单项业务数字化带来的效率提升、成本降低、质量提高等价值效益。

业务集成融合。在具备一定业务数字化的基础上,组织应以提升综合集成水平为重点,依托支撑业务集成协同的流程级能力,开展跨部门、跨业务环节的数据获取、开发和利用,持续完善流程驱动型的管理模式,推动组织纵向管控集成、横向产供销集成以及面向产品全生命周期的端到端集成,优化资源配置水平,大幅提升业务集成运行效率,以获取基于业务集成融合带来的效率提升、成本降低、质量提高,以及新技术/新产品、服务延伸与增值、主营业务增长等价值效益。

业务模式创新。组织突破业务集成融合后,应以实现全面数字化为重点,依托支持组织全局优化的网络级能力,开展全组织(企业)、全价值链、产品全生命周期的数据获取、开发和利用,持续完善数据驱动型的管理模式,逐步构建数字组织(企业),发展延伸业务,实现产品/服务创新,以获取基于业务模式创新带来的新技术/新产品、服务延伸与增值、主营业务增长等价值效益。

数字业务培育。条件适宜时,组织应以构建价值生态为重点,依托价值开放共创的生态级能力,开展覆盖组织(企业)全局以及合作伙伴的生态圈级数据的获取、开发和利用,持续完善智能驱动的生态型管理模式,培育和发展以数据为核心的新模式、新业态,以获取基于数字业务带来的用户/生态合作伙伴连接与赋能、数字新业务、绿色可持续发展等价值效益。

来源:先进制造业  2021-1-15